[寻根问祖] 三月•扬州

  [复制链接]
查看: 58167|回复: 3

2

主题

3

帖子

57

积分

书生

Rank: 2

积分
57
发表于 2016-5-5 14:2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我总想回扬州看看,我更想和我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回扬州看看。那里有我心中的故园,那里也是孕育我们生命的摇篮。春节期间的一次家庭聚会,大家一拍即合,组团寻根,团号《友益52》。: s  g2 t5 F& E. o. ?1 K
    ; ]/ {' F  m. u7 r; Q# n+ `
    4月22日 (三月十六日) 晴 转 多云
+ _9 x3 O3 r& q+ X' W    早8时,汉口火车站,在武汉的八家兄弟姐妹如约而至。十六人登上东去的列车,赴南京。车窗外是青山绿水,车厢内是欢声笑语,春意盎然。列车以200多公里的时速飞驰,车窗外似曾相识的一帧帧画面,在脑海里变成了一幕幕电影,想到了童年,想到了父亲。
# t" P& M+ o( h, E/ E    父亲(1908~1979)。由于家道中落,十六岁只身一人,从老家来到汉口,学习经商。虽然受教育程度不高,但是受家敎、私学的影响,加之秉性聪慧、干练,对工作兢兢业业,对企业愚忠,不负众望,就职高位。少小就承担起赡养父母,照顾兄弟的责任。父亲留给我映像最深的是:看什么会什么;做什么像什么。做事一絲不拘,精益求精。左手能熟练珠算,右手能书工整漂亮的行楷。家敎极严,在生活极其艰苦的情况下,我们兄弟姐妹十余人,无一行为不端,把我们教育成人。
1 K: m1 R% q0 e: v1 d    说话间达南京,已到饭点。我们十几人中,绝大多数没有到过老家,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喜淮扬美食。席上几热几冷,汤、饭、小吃、水果皆有,我们情有独钟的的是扬州名菜《红烧狮子头》,它形于乳拳,晶莹剔透,入口即化,色香味俱佳,地道!还有一道菜《茨菇烧肉》又是一绝,说它一绝,是因为若大一块,肥瘦相间,方方正正,红酒烹之,不肥不腻;配上茨菇,粉脆可口,微苦回甘。应了孔老夫子说的:肉不方不食。
& _" F' @& I$ P7 ]    下午,我们游中山陵、秦淮河、夫子庙。晚餐:盐水鸭、青菜包、鸭血粉丝汤。我们这一行,年长的八旬,小的弟妹也有一个花甲子。一路上,个个似顽童,齐唱我们儿时的歌曲,晚饭后,一路高歌到扬州。: U% R8 f) Z, n
    入夜,我和小老弟仅凭“彩衣街”三个字、找到了从未谋面的老家堂嫂。回想三十多年前,我凭一个模糊的地址,找到了半个世纪没有联系的叔叔。见面时,他看着我,喊着我大哥的乳名,泪流满面。千里有缘,心诚则灵。
( c8 y! y, R9 @9 u; v+ |' v' [& k8 L# C( j& m0 ]6 ~9 Y4 Z
    4月23日  (三月十七日) 多云 转 小雨
& z( d7 x# ]% W# B, D5 C; f    8时许,我们难抑激动之情,早早就到了堂兄的住处。古巷宽不过三尺,两旁是青砖黛瓦的民居,条石碎砖铺路。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许多,嫂嫂就在巷子的那头眺望,可见手足情深。堂兄的住房系老宅的厢房,改造成独门独院独户,干净整洁,满屋精致古旧家具,虽略显狭窄,也难掩昔日奢华。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,但热情无比,谈古说今。得知:查氏陵园已经在那个年代被平了,无祖庙可拜;叔叔上世纪已经仙逝;堂兄多年前西去,膝下一子,现己有一孙。我辈尚有一堂姐,因故未能得见。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,是我们在老家的根。少许,我们依依惜别,在院门前拍照留念。我们有的像父亲,有的像母亲。在长长的窄巷里,走着一行人高马大的队伍,从背后看,多数人走路的姿势像母亲。
' ?4 f% P9 l- Y" }# h5 `     母亲,陈氏(1914~1992)武昌人。父亲将母亲十六岁时迎娶进门,养育了五男六女,我们兄妹十一人。虽岀生寒门,却极具大家风范。母亲坚韧的性格,影响我一生。记得在那艰难的年月,咬牙度日,母亲总是心存希望,常说:儿女们大了,我就好了。母亲最后的五个夏天,是和我一起度过的,老年病魔缠身,起居多有不便,仍坚持拿一块抹布,每天抹家具,曰:我这是锻炼。三十六岁学做家务,一应有模有样;一生居家,相夫教子;一生不对儿女恶语,却赢得下辈人十二分的尊敬。看到我们今天恬静的生活,更加思念我们的父亲母亲。
/ F# ?" Q! \! t+ u% K, v    岀得小巷,对面就是扬州东关街,这条街承载了太多:有明清时的“个园”、“逸圃”,有江家的老宅,有扬州传统产品,有各色小吃,林林总总一应俱全。游览中,下起了小雨,走进街边店铺,找一清净地,品尝小吃。臭豆腐、咸豆腐脑,四喜汤圆等,在兄妹的嘻笑中传递,其乐融融。值得一提的是“四喜汤圆”,一碗中有芝麻、豆沙、鲜肉、荠菜四色汤圆,谓之四喜。我喜荠菜的,食之,口留余香,味鮮。. ?2 h9 m: U( a6 E# V, T9 k0 g( h3 d( m
    中餐,慕名而至扬州“冶春”。面对滿桌佳肴,上午的小吃还未消化,可惜了。我们家,人称“橡皮肚”,兄弟数人几瓶啤酒下肚,也遍尝桌上美食。其中《红烧河豚》、《炒虾仁》记忆犹新。河豚就沒得说的了,说说虾仁,现在餐厅多用海虾,吃的是佐料,泛味。这里用的是湖虾,个小、粉嫩,咀嚼有回味,秀色可餐。) C! Y! `2 M4 q7 c
     小雨淅沥沥的下着,对扬州意欲未尽。无奈,烟雨中别扬州去镇江。匆匆行程中完成了父母的遗愿,留下了缺憾,留下了眷恋,扬州,我还要来的。
4 S0 p0 d% T/ d" V+ C    1 @1 p* c4 H- A1 S- A4 c
    4月24日  (三月十八日) 多云 转 晴
6 }$ q1 Q5 u9 K6 X8 x, f    今天游金山寺,这里曾传唱凄美的爱情故事。请一中年导游,能说会道,正史野史,佛教俗界,道听途说,言无不尽,博大家一笑。听者欣慰,频频互动,攝像惠存。岀了山门,寺庙前有一不知名的小河,两岸扬柳拂面,水中画舫游弋,小桥、水榭、亭台、回廊无数,又掀起了一阵拍照的高潮。稍息,闲话。
1 ]8 D1 b' \3 e- _8 @    我们团有一位“副打酱油的”,此次成行,功不可没。又到了中餐的时候,特别用心的,给我们安排了扬州蟹黄汤包、镇江三色鍋盖面、四样小菜。其中二样菜不得不说:《河蚌青菜》汤白,菜青,微苦,味鲜。《清炒木芯菜》入口青腥,有点木,愈嚼愈有味。这两样都是当年母亲才会做的菜,食之有味,有回味。7 J, |5 C$ @+ P
     下午3点,动车,返程,武汉。回汉的路上,多了些安静,大家或休息或回想,不得而知。
0 A! |; X) I, B: s/ r     扬州的侄儿岀差了,昨天很晚才回。得知我们来过又走了,深感遗憾。我们用微信聊了很久,表达了他思念亲人之情。从聊天中了解到一些老家的情况:1.查氏老宅被扬州政府定为文物保护单位。2.扬州尚有残存族谱。扬州查氏一族,是浙江海宁十二世祖查𠻸韩后人。3.查氏。小姓,人少,分佈广,历史久远,不是旺族,但名人辈出(见《海宁档案志史》)。由此,想到我们汉口查氏兄弟姐妹十一家,虽无伟绩,但在各自岗位上努力工作,有为有位,不辱门楣。% H& Q7 D; Y; S8 o( [2 R' _
     傍晚,我们平安的回到了武汉。今天适逢二哥三哥的生日,小老弟是个有心人,早己备好了酒菜、蛋糕等。席间互致祝贺,点烛光,唱生日歌,相互敬酒,着实热闹了一番。最后,大家在扬州小调《怪怪隆尼隆》的欢歌笑语中,结束了我们《友益52》的寻根之旅。) E/ W* n0 N1 V; B  H- p" E! k
3 P/ \( ?) t2 C6 ?/ B) c
     汉口 友益街52号  
% `3 k# M6 |9 U7 g3 J" J     是我们的父亲母亲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,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老宅。它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记忆:严父慈母,艰难度日,悲欢离合,天伦之乐......。由于老城区改造,这幢房子已经不复存在了。提到这个门牌,就想到我们的父亲母亲,深深的怀念我们平凡而普通的父亲母亲。
+ s9 d- T1 C1 D3 e& ~- v          2016年  老历三月
" Z3 L" X) d( v- w
6 l& u3 h  }$ w# M  B( z6 f6 |# U1 d4 P  q
mmexport1462427952878.jpg
mmexport1462427955685.jpg
mmexport1462427958021.jpg
mmexport1462427960431.jpg
mmexport1462427962975.jpg
mmexport1462427965860.jpg

2

主题

3

帖子

57

积分

书生

Rank: 2

积分
5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5-5 14:5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帖子可以修改吗? ; g8 }$ Q# K% E2 P6 d/ w
"浙江海宁十二世祖查𠻸韩后人", 请后台改成查嗣韩. $ {) h8 S, w0 u) ~) T
或者删除我重发.7 s: S* X$ j6 E5 B) q4 M
谢谢!
发表于 2016-6-29 15:3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6-28 17:35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